中国古诗词
导航

张炎《月下笛》阅读答案及翻译赏析

时间:2015-05-15
月下笛
【南宋】张炎
孤游万竹山中,闲门落叶,愁思黯然,因动黍离之感。时寓甬东积翠山舍。
  万里孤云,清游渐远,故人何处?寒窗梦里,犹记经行旧时路。连昌约略无多柳,第一是难听夜雨。漫惊回凄悄,相看烛影,拥衾无语。
  张绪归何暮?半零落依依,断桥鸥鹭。天涯倦旅,此时心事良苦。只愁重洒西州泪,问杜曲人家在否?恐翠袖天寒,犹倚梅花那树。
    【注释】①连昌:唐行官名,这里代指南宋故官。②张绪:南齐才子,丰姿清雅。作者借张绪自比。③杜曲:唐代都城长安的名胜,此处代指南宋故都杭州的高门望族聚居之地。
(1)请简要概括这首词蕴含的思想感情。(3分)
(2)本词巧妙地运用了虚实结合的手法。请以上片为例作简要赏折。(5分)
参考答案



【参考译文】
我像一片孤云飘游万里,四处游历越走越远,朋友啊你如今在何处?独卧寒窗下凄凉梦里,还记得当年杭州旧游之路。连昌宫稀稀落落没有几棵柳树,最让人难过的是听潇潇夜雨。短梦惊醒后凄凉沉寂,相对的只有烛下孤影,我独拥寒被谁来和我共语?
像南朝张绪为何迟迟不归?可怜已一半零落还依依眷恋,断桥边那些旧时盟友鸥鹭。我浪迹天涯倦于行旅,此刻心事如麻无比凄苦。只愁重返杭州又会泪如泉涌,怎敢问旧时的豪族还在否?怕她翠袖单薄在寒天昏暮,依然愁倚门前的梅树。


赏析一
为羁旅伤怀之作。宋亡后,张炎怀着国亡家破的巨大悲痛到处飘零。元成宗大德二年(1298)流寓甬东(今浙江定海)。一次独游天台万竹山,触景生情,创作这首寄托“黍离之悲”的词章。词中以孤云自比,抒写故交零落,故宫荒凉,故家残破的无限悲慨,以及对故国,故家、故友的深切怀念之情。起笔突兀,凌空而起,以孤云自况,格调高雅,意境深曲。上片写羁旅漂泊生活的孤凄和对故人的怀念。“故人何处”点出怀人之思。“寒窗”以下四句借梦境写故国之思。“连昌”二句极空灵,理解为梦境亦可,理解为想象也可。“漫惊回”又折到现境。下片以张绪自比,抒写思归的愁苦,并以自持高节的隐者自喻,自明心志,开头“张绪,归何暮?”写故家难归之苦。“半零落”两句暗示故人已过世大半。“天涯倦旅”二句照应上片的开头和歇拍两处。“只愁”二句怀故家兼怀故人。结尾 三句则以赞扬隐居不仕自持高节的故人以自明心志。全篇层层深入,以漂泊孤独之思为抒情主线,以怀故国、故家、故人为抒情对象,虚实互映,时空不断变换,意脉却很清晰。用典深化无迹,凄婉动人。陈廷焯赞曰:“骨韵俱高,词意兼胜,白古老仙之后劲也”(《词则·大雅集》)。
元大德二年(1298),张炎流寓甬东,此时虽距南宋灭亡已有二十年,但时间流逝并没有减轻词人胸中郁结的家国之恨,所以当他身处清幽之境时,黍离之悲便自然而生。是词运用曲折深婉的笔法抒写亡国之痛,凄怆缠绵,词意含蓄深厚,正是姜夔所倡的清空一路。
上阕“万里孤云”句凄怆渺茫,定下全篇基调。词人感时伤怀,痛极成梦,其中破败衰落之景,犹未忍观。元稹有诗感叹连昌宫之昔盛今衰,而张炎又以之借指南宋故宫,愈现悲凉沧桑之感。梦中已忧,梦醒复愁,可见词人心绪之悲已到无可逃遁之境地。
下阕词人以翩翩才子张绪自况,既是切姓相类,又是承连上阕"连昌约略无多柳"意。"归何暮"以下都是抒伤怀之悲切,发感时之幽怨。结句化用杜甫《佳人》诗句,回应开头"别人何处",也含有褒扬那些高洁自守的南宋遗民之意。词人作词时年仅二十九,但已是历尽颠沛流离的苦楚和家国沦亡的创痛,故字字血泪,感人致深。

赏析二
这是首感怀之作。宋亡后,张炎怀着国破家亡的心情在各地漫游。此次北游,词人有寻故人踪迹的目的,却看到山舍门庭冷落,落叶满地,故为之怅然。他即景抒怀,渲泻君国之哀思,为自己的孤独而感伤。滞留天涯,更为孤苦。下阕词人以张绪自比,意谓飘泊已久,似无家可归,无路可投。昔日之友,已所剩无多,更显孤独。“问杜曲”代指故国,此句写出了词人的亡国之痛,孤独、怅怨之情更加浓重。最后以梅树自喻作结,表现自己的风骨与气节。全词运用有关典故,展开抒情描写,感情沉痛,风格凄婉。

下一页

位置:主页 > 古诗考题 >

相关文章

触屏版 电脑版

© 古诗词 wap.exam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