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诗词
导航

李商隐《风雨》“新知遭薄俗,旧好隔良缘”全诗翻译赏析

时间:2014-03-25
《风雨》
作者:李商隐
凄凉宝剑篇,羁泊欲穷年。
黄叶仍风雨,青楼自管弦。
新知遭薄俗,旧好隔良缘。
心断新丰酒,销愁又几千。


注解:
此诗张《笺》编于大中十一年(857),云:"'新知遭薄俗'谓郑亚李回辈;'旧好隔良缘'谓子直(令狐绹)不能久居京师,翻使穷年羁泊。自断此生已无郭震、马周之奇遇,诗之所以叹也。味其意致,似在游江东时。
羁泊欲穷年:卢思道《为高仆射与司马消难书》:"羁泊水乡,无乃穷悴。"庾信《哀江南赋》:"下亭飘泊,高桥羁旅。"穷年:终生。
黄叶句:自喻飘零如风雨中的黄叶。
青楼:富贵人家。
新知两句:冯注:"新知谓婚于王氏,旧好指令狐。遭薄俗者,世风浇薄,乃有朋党之分,而怒及我矣。"
心断句:《旧唐书·马周传》:"西游长安,宿于新丰逆旅,主人唯供诸商贩,而不顾待周。遂命酒一斗八升,悠然独酌。主人深异之。至京师,舍于中郎将常何之家……为何陈便宜二十余事,令奏之,事皆合旨……太宗即日召之……与语甚悦,令直门下省,六年,授监察御史。"此引马周事,自叹生不逢时,已无知遇之望。
销愁句:《汉书·东方朔传》:"销忧者莫若酒。"又曹植《名都篇》:"归来宴平乐,美酒斗十千。"又王维《少年行》:"新丰美酒斗十千。"
姚培谦《李义山诗集笺注》:"凄凉羁泊,以得意人相形,愈益难堪。风雨自风雨,管弦自管弦,宜愁人之肠断也。夫新知既日薄,而旧好且终睽,此时虽十千买酒,也消此愁不得,遑论新丰价值哉?"刘、余《集解》:"此诗首尾用典,贴切自然,画出才士书剑飘零,英俊沉沦风貌。末联尤不露痕迹。
1、宝剑篇:唐将郭震(元振),少有大志。武则天曾召见,索其文章,震乃上《宝剑篇》。
2、羁泊句:意谓终年漂泊。
3、心断句:马周西游长安时,宿新丰旅店,店主人很冷淡,马周便要酒一斗八升,悠然独酌。后来唐太宗召与语,授监察御史。这里意思是说,不可能会象马周那样得到知遇了。心断:犹绝望。新丰:故址在今陕西临潼县东。


韵译:
我读了宝剑篇后心里凄楚悲凉;
羁旅中不得志想必漂泊到终年。
我象风雨中的黄叶依然在飘落;
别人成日在青楼作乐歌舞管弦。
纵有新交遇到薄俗也难得持久;
旧交老友因为久疏而断了良缘。
我不企望喝新丰酒能有新际遇;
为消愁姑且沽饮不惜耗费几千。

译文
虽然胸怀匡国之志,也有郭元振《宝剑篇》那样充满豪气的诗篇,但却不遇明主,长期羁旅在外虚度著华年。黄叶已经衰枯,风雨仍在摧毁,豪门贵族的高楼里,阔人们正在轻歌曼舞,演奏着急管繁弦。新交的朋友遭到浇薄世俗的非难,故旧的老友又因层层阻隔而疏远无缘。心中想要断绝这些苦恼焦烦,要用新丰美酒来消愁解闷,管它价钱是十千还是八千。

【题 解】
    这首诗是诗人晚年羁泊异乡遭遇风雨而引发的身世之感,借慷慨悲歌来抒发自己怀才不遇的抑郁不平之气。“风雨”既是实写眼前之事,又是象征;象征着诗人一生在凄风苦雨中沉沦飘泊,满怀抱负、满腹才情就这样被雨打风吹去。

    句 解
    凄凉宝剑篇,羁泊欲穷年

    “宝剑篇”,又作《古剑篇》,初唐大将郭震落拓未遇时写的一篇托物寓志的诗歌。以宝剑遭到捐弃被埋尘土比喻有才之士沦落不遇,但“犹能夜夜气冲天”,在磊落不平之中犹有热切的用世之心。这首诗深受武则天的赏识,后来郭震被重用,实现了报国之志。

    诗人何尝没有《宝剑篇》那样的吟咏呢,可是又有谁来赏识?故句首用“凄凉”来形容。一想到未来,诗人不禁黯然神伤,看样子飘泊在外,终此一生了。“羁泊”,羁旅飘泊。“穷年”,终年,这里指终身。

    诗歌一开头就在一片苍凉沉郁的气氛中展示出理想抱负与实际境遇的矛盾。从字面看,两句中“凄凉”、“羁泊”连用,再加上用“欲穷年”突出飘泊生涯的无穷无已,似乎满纸悲酸凄苦。但由于“宝剑篇”这个典故本身所包含的壮怀激烈的意蕴,不难使人感受到诗人心中蕴积着的一股金剑沉埋的郁勃不平之气。

    黄叶仍风雨,青楼自管弦

    这两句描绘出苦乐悬殊、一喧一寂的人生图景。在鲜明的对比中,突出才士落魄不堪的处境:自己的身世如飘零的黄叶,本已衰败凋枯,偏又遭到风雨摧残;而豪门贵家则自顾自地歌吹弹唱,宴饮作乐。

    “青楼”,豪华精致的楼房,这里指富贵人家。“自”,既有转折意味,又含“自顾”之意。“仍”,更、兼之意。二者对应,加强了不同境遇的对比。诗人在前句触物兴感,在后句实中寓虚,含蓄地表达了自己难以忍受的痛苦与愤激之情。

    新知遭薄俗,旧好隔良缘

    在羁泊异乡的凄凉境况中,人情的温暖往往是对寂寞心灵的一种慰藉。然而,新交的朋友遭到浅薄世俗的诋毁,与旧日的好友也关系疏远,断了往来。这两句是写诗人陷身在朋党相争的夹缝里进退两难、孑然孤立的处境。

    “知”,知交。“新知”,即新朋友。可能指郑亚、李回等人,亦可宽泛地理解为与李商隐有交谊的失势朋友。“遭薄俗”,遭到不良世风的攻击诽谤。“旧好”,可能是指当年与诗人亲如兄弟后来却几乎反目成仇的令狐绹。“隔良缘”,指交情阻隔,关系疏远。诗人娶了王茂元(接近李党)的女儿后,令狐(属牛党)等人斥之为“背恩”、“无行”,极力排挤、打击他。李商隐夹在牛、李两党之间,不仅仕途坎坷,人格也遭到种种诋毁。在这样的情况下,与“旧好”关系疏远,“新知”也遭到非难便是必然的了。

    心断新丰酒,销愁斗几千

    新丰在长安附近,今陕西临潼县东,以美酒著称。“新丰酒”用的是初唐马周的典故。马周落拓未遇时西游长安,借宿在新丰旅舍,店主人只顾接待商贩,对马周颇为冷淡,马周便自取新丰酒独酌。后来马周得到唐太宗的赏识,官居高职。“心断”,指绝望。诗人是说自己有马周当初的落魄,却不再指望能有他后来的幸遇。愁苦万分,却又万般无奈,于是诗人只好借酒浇愁,而不惜耗费千钱。“斗几千”是说一斗酒值几千钱,极言酒价之高,这里是借以突出愁之深。至此,诗人将内心的郁积苦闷抒发到了极致,在篇尾留下了无法排遣的苦闷与心绪的茫然失落。

李商隐 风雨

    评 解
    这首诗通过自然的风雨,写人世的风雨,抒发了壮志难酬、一生零落的凄苦。然而,虽是自伤身世,字里行间依然透出一股郁勃不平之气。首尾两联,借用郭震和马周的典故,不只是作为自己当前境遇的一种反衬,同时也表露出对唐初开明政治的向往和匡世济时的强烈渴求。境遇的凄冷与内心的热切相互交织,是这首诗的特色,也是李商隐一生命运的特点,正如崔珏《哭李商隐》其二中所说“虚负凌云万丈才,一生襟抱未曾开”。

赏析:
这是作者自伤沦落漂泊无所建树的诗,是一曲慷慨不平的悲歌。
风雨,语义双关,既指自然界风雨,更喻人世间风雨。
李商隐一生羁旅漂泊,宦海沉浮,不得重用,饱尝世态炎凉。遂借风雨以起兴,抒发抑郁悲愤之情。这种写法是常见的。作者的高超之处是在首尾两联皆用本朝典故,以马周、郭震两人见召重用成为名臣,与自己的怀才不遇、漂泊无归形成强烈的对比。用事寓意深微,贴切自然。既表现了自己不甘沉沦、意欲匡时济世的胸怀,又流露了对初唐开明政治的欣慕之情。
此诗也是李商隐自伤怀才不遇,写交游冷落的苦闷之情的。诗人以《宝剑篇》自伤不遇,郭震写《宝剑篇》而得武则天赏识,而作者自己虽有才华,却迪际凄凉,到处羁旅漂泊,终年无处可以寄托。自己身1什飘零,好象黄叶加上风吹雨打,而朱门达官却纸醉金迷、寻欢作乐。李商隐身处李、牛党争的夹缝中,“新知”、“旧好”们碰上冷薄的世风,没有好的机会,各自飘零,致使商隐交游冷落。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诗人只好借酒浇愁,即使酒价昂贵,也不惜沽饮几杯了。作者一生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四处漂泊寄寓幕府,穷愁潦倒,全诗喟叹深沉,词哀情苦。

诗起句写理想与际遇的矛盾,虽怀有郭震般的抱负,却没有他那样的际遇。颔联抒写羁旅漂泊的人生感受。颈联写在现实生活中孤立无援的悲凉。末联写想借酒浇愁,但却不能象唐初的马周,落拓时在新丰酒店受到冷遇,然而后来他却得到皇帝的赏识,拔居高位。
诗以风雨为题,凄凉开首,是表露羁泊异乡,因目接凄风苦雨而引起的身世之感。

下一页

位置:主页 > 唐诗三百首全集 > 李商隐的诗 >

相关文章

触屏版 电脑版

© 古诗词 wap.exam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