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诗词
导航

李白:天生我材必有用

时间:2018-12-17
李白:天生我材必有用
作者: 王 学 华
【人物传真】
李白(701年—762年),字太白,号青莲居士,盛唐最杰出的诗人。
李白的诗以抒情为主。屈原而后,他第一个真正能够广泛地从当时的民间文艺和秦、汉、魏以来的乐府民歌中汲取丰富营养,集中提高而形成他的独特风貌。他具有超越寻常的艺术天才和磅礴雄伟的艺术力量。一切可惊可喜、令人兴奋、发人深思的现象,无不尽归笔底。杜甫有“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之评,是屈原之后我国最为杰出的浪漫主义诗人,有“诗仙”之称。与杜甫齐名,世称“李杜”,韩愈云:“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


【多维解读】
赤子之心——诗人终其一生,都在以天真的赤子之心讴歌理想的人生,无论何时何地,总以满腔热情去拥抱整个世界,追求充分地行事、立功和享受,对一切美的事物都有敏锐的感受,把握现实而又不满足于现实,投入生活的急流而又超越苦难的忧患,在高扬亢奋的精神状态中去实现自身的价值。
自信人生——“我辈岂是蓬蒿人”“天生我材必有用”,便是他自信的最好写照。“必有用”,何等自信!简直像是人的价值宣言。
建功抱负——李白的政治抱负是“申管晏之谈,谋帝王之术,奋其智能,愿为辅弼,使寰区大定,海县清一”。在他所作的诗歌中一再表白自己“济苍生”的志愿,并明确宣称“苟无济代心,独善亦何益”。为了建功立业,施展政治抱负,他渴望进入仕途。
蔑视权贵——李白一生不以功名显,却以布衣之身而藐视权贵,肆无忌惮地嘲笑以政治权力为中心的等级秩序,批判腐败的政治现象,以大胆反抗的姿态,推进了盛唐文化中的英雄主义精神。李白反权贵的思想意识,是随着他的生活实践的丰富而日益自觉和成熟起来的。在早期,主要表现为“不屈己、不干人”“平交王侯”的平等要求,而在《梦游天姥吟留别》中,他发出了最响亮的呼声:“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李白在大庭广众之下要权倾朝野的宰相杨国忠为他拂纸磨墨,要太监高力士为他脱靴。
寄情山水——李白热爱自然,对大自然有着强烈的感受力,他善于把自己的个性融化到自然景物中去,使他笔下的山水丘壑无不具有理想化的色彩。他说:“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李白具有英风豪气,又追求单纯高洁的心境,这些不同的性格侧面也就形成了他的山水意境的两大类型:一类是在气势磅礴的高山大川中突出力的美、运动的美,在壮美的意境中抒发豪情壮思;另一类则着意追求光明澄澈之美,在秀丽的意境中表现纤尘不染的天真情怀。
放纵不羁——李白是狂放不羁的性情中人,嗜饮酒,好漫游,喜交友,具有风流倜傥的浪漫情怀,向往遗世独立、自由放纵的生活,这种超脱功利后的无拘无束的情感充分表现在他的诗篇里。
英雄落魄——李白拥有一腔热血和一身才艺,却不能得以施展,这就是“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悲哀。李白一生为理想而奋斗,却失败得一次比一次惨,这是因为他志在安社稷、济苍生,而玄宗却需要歌功颂德,点缀升平;他致力于勘乱杀敌,而肃宗却专心于剪除异己,兄弟戕贼。他在诗中愤怒地抗议封建社会对人才的摧残扼杀:“我不弃世人,世人自弃我。”(《赠蔡山人》)“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行路难(其二)》)这从一个侧面揭示了天宝末期社会政治的黑暗和唐朝由盛而衰的原因。



【运用示例】
我想握住你的手
你的手,是那“拔剑四顾心茫然”的手,因此,我能够体会你的壮志未酬。你将无限的愁、无限的苦化在浓浓的酒中,然后一转身,便是“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即使眼前是被流放的命运,你依然带着你的酒气,飘然洒脱,只是道了一句“天生我材必有用”。
或许你的手布满了曲折的纹,或许你的手染着抹不去的酒渍,我仍然想大声地对你说:李白,我想握住你的手!
读·感悟
读李白,读到的是潇洒与不羁。“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铸就了他的豪迈与飘逸;“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激荡着他的自信与伟大。酒入愁肠,七分酿成了月亮,剩下的三分铸成剑气,秀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
人与路
李白道“行路难”,却一直在走。走着笑着红尘,走着辞别故友。
一壶浊酒,“歌遍山河八万里”;
一叶轻舟,“惟见长江天际流”。
然而李白同样是位被上苍嫉妒的文人啊!嫉妒他的人——年少英才;嫉妒他的诗——出水芙蓉。
李白道“行路难”,却一直在走。
翰林遭贬,他“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流放夜郎,他“凤歌笑孔丘,一生好入名山游”!
李白所走的路更让我佩服。这样说虽有失公平,但我仍然觉得,李白人生路上的磨难哪里比陶潜与屈子少呢?但他却一直在走,因为他坚信“长风破浪会有时”!一块宝玉,在僵硬的政治舞台上磨来折去,却无半点玷污与磨损!

位置:主页 > 学习资料 > 悦读文章 >

相关文章

触屏版 电脑版

© 古诗词 wap.exam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