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诗词
导航

李白与酒

时间:2018-12-17
李白与酒
近日得闲,再次捧读《李太白全集》,心绪如潮。我在想,如果时空能够穿越,李太白定然是当今最有资格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伟大诗人。
一代诗仙,性情豪迈,以酒为媒,把酒放歌,以至于他的诗文和人生都浸泡在酒水中,似一壶壶醇厚芳香的佳酿,醇香厚重,昭示后人。“欢言得所憩,美酒聊共挥”,酒伴才华,逍遥自在,酒酣耳热,飘飘欲仙,也许印证了“太白”二字的真正含义:把人生看得太透彻、太明白。
李白的诗离不开酒,也饱蘸了“物我合一,天人合一”的道家内蕴,细细读来,每一杯酒里面都有一个故事,每一杯酒里面都有他或轻松或沉重的叹息。故事中有曾经的荣华富贵,叹息中有逝去的“天生我才必有用”。也许是“我本有心歌乃,奈何乃难为酒”,现实的残酷让一个文人显得束手无策。喝酒,喝酒,继续喝酒!喝到一醉方休,喝到天昏地暗!
李白
豪放不羁的太白诗人在酒精的河流中漂流太久,直到旅途走累风景看够,再也不是小酌一盏,再也不是用很小的杯子一点一点地品,一点一点地回味。明月朗照,星星闪烁,在李白看来,酒这个怪异的精灵,苦中有涩,酸中带甜,能把世间所有的激情燃烧。“金樽清酒斗十千”“会须一饮三百杯”,那样的人生兴许有更多的滋味。“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无论我乡还是他乡,诗人只愿“长醉不复醒”。
酒成全了李白,还是李白成全了酒,这些似乎都不重要了。杯酒释人生,一醉解千愁。醉,也许原本就是浪漫诗人的一种情怀。
中国古代的文人大多喜欢酒,不管经济状况如何,都喜欢来点。淡酒或者浊酒都行,大约酒涵养了他们的文学才情。李白喝酒最为洒脱,酒后诗文如泉水般汩汩滔滔。“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饮者留其名”,是他人生的信念;“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是他生活的情趣;“人生飘忽百年内,且须酣畅万古情”,是他浪漫的情怀;“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是他无悔的追求;“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是他心灵的表白;“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是他生命的感悟……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李白是唐代诗坛中最为耀眼的明珠,缺失了李白的唐代诗坛,注定会黯然失色。


在诗中,诗人灵动飘逸,豪气纵横,像天上的云气;他神游八极,自由驰骋,像原野上的奔驰的骏马。在诗里,诗人一扫世俗的尘埃,完全恢复了他仙人的姿态:上穷碧落下黄泉。他的浪漫、癫狂、爱恨情仇,寂寞与痛苦、梦与醒,他的豪气义气,他的漂泊,全都达于极端。
四十二岁那年,是诗人一生中活得最为汪洋恣肆的短暂时光。有着斑斓梦想和超凡勇气的李白走进了“万国朝拜”的长安城,见到了“汉皇重色思倾国”的玄宗。
一场戏,一杯酒,乃知人生真味。人生当如流水,遇崖则是飞身瀑布,遇火则汽化升腾为云。盛唐的大气,盛唐的隆重,盛唐的绚烂,盛唐的华丽,需要才子李白的装点。只有他,在失意和得意之间,唱出了盛唐诗歌的洪钟大吕。
我羡慕太白的洒脱。六十一载生命的年轮,千余篇存世诗文,透过诗里行间飘逸的文字,我们看到了这位旷世才子孤独、狂放、桀骜的一生。我想,这样的如酒人生,只有他真的享有过。醉眼朦胧间,其实他是清醒的。
“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世事苍凉,文人多情。从古老蜀道走出的李白,吟诵着这首千古绝唱,尽情享受美酒和山林野趣。(作者: 赵 武 松)

位置:主页 > 学习资料 > 悦读文章 >

相关文章

触屏版 电脑版

© 古诗词 wap.exam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