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诗词
导航

王安石的元日诗

时间:2019-01-04
每逢农历岁末年初,冬去春来,旧时的中国文人总是要写上几首应景的诗,已成惯例。说得好听些,是风雅,说得刻薄些,是毛病。因为只要写了,必定拿出来,名曰献芹,实为邀好,那是令对方很尴尬的事。说好吧,真不好,说坏吧,又怕他脸上挂不住。因为这类应景诗,几百几千年写下来,成千上万人写下来,很难突破,很难创新。这种游名胜必题诗,逢年节必凑句,只是属于文人积习而已。所以,历代的各种诗选,如《唐诗三百首》,如《千家诗》,如《唐诗别裁》,如《宋诗别裁》,基本上是看不大到这类诗作的。

  但是,一定要在这样一个很难出彩,很难超越的领域里,找出一位写应景诗的出色人物,那么,非北宋诗人王安石莫属。

  对稍知一些旧体诗的当代读者来说,在这个年头岁尾,欲暖还寒,除旧布新,一元复始的时候,若是脑海里忽然涌上来一点诗意,诗兴,或者诗情,斯时斯刻,我想王安石的《元日》诗,必是首选。

元日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

大意
阵阵轰鸣的爆竹声中,旧的一年已经过去;和暖的春风吹来了新年,人们欢乐地畅饮着新酿的屠苏酒。初升的太阳照耀着千家万户,他们都忙着把旧的桃符取下,换上新的桃符。

此诗作于作者初拜相而始行己之新政时。1067年宋神宗继位,起用王安石为江宁知府,旋即诏为翰林学士兼侍讲,为摆脱宋王朝所面临的政治、经济危机以及辽、西夏不断侵扰的困境,1068年,神宗召王安石“越次入对”,王安石即上书主张变法。次年任参知政事,主持变法。同年新年,王安石见家家忙着准备过春节,联想到变法伊始的新气象,有感创作了此诗。
这首诗描写新年元日热闹、欢乐和万象更新的动人景象,抒发了作者革新政治的思想感情,充满欢快及积极向上的奋发精神。



  旧时的诗人,不知写了多少有关大年初一的诗,没有一首能比得上王安石的《元日》影响大,传播广。因为这首极凡俗,然而极质朴的诗句中,所表达出来的节日气氛,其兴高采烈,其欢乐热闹,可以说洋溢到纸面以外。虽然那是北宋时期的元日,却让你感受到如同当下二零一二年的阳历元旦,农历春节,挤在一月份,假日接着假日,快乐加上快乐的过年气氛,是同样的。老百姓过年,要求并不高,第一国泰,第二民安,第三有吃有喝,第四有玩有乐,也就足够足够了。我们知道宋朝王安石所生活的仁宗朝、英宗朝、神宗朝,是个经济发达,商贸繁荣,日子好过,社会富裕的时代,稍晚一点出现的名画《清明上河图》,就生动形象地记录下一直延续到哲宗朝、徽宗朝,经历了数百年太平的开封景象。
  时代出文学,什么时代出什么文学。王安石笔下的这首元日诗,肯定是因为一个街道,一个社区,一个会集,或者一个市中心,大家共同享受着的这样快乐日子所产生的热情、激动、兴奋、欢悦,使他心生感触,使他诗意盎然,才有这样脱口而出的四句诗。你无妨设想一下,假如你也置身其中,那爆竹的噼啪响声,那屠苏的沁人芳香,那日光的眩目亮度,那春风的无比温馨,给你以听觉、嗅觉、视觉、触觉的全面冲击,新年伊始的这种新气象,你肯定会生出一种焕然一新的感受,你也会浮想联翩,说不定你也要写首诗的。
  王安石这四句诗,其厉害高明之处,就是他抓住了这个整体感觉。中国诗人通常只关注自己,不大关注群体,只关注个人的喜怒哀乐,不大关注百姓的悲欢离合。虽然只有短短四句,如此简洁,又如此完美;如此平易,又如此震撼,把热火朝天的元日景象,而且是大家的共同感觉,用点睛之笔烘托出来,这就是大师的艺术魅力了。
  所以,时至今日,在写每年头一天的应景诗上,王安石的《元日》诗,是魁首之作,谁也超不过。

位置:主页 > 学习资料 > 悦读文章 >

相关文章

触屏版 电脑版

© 古诗词 wap.exam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