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诗词
导航

“诗佛”王维

时间:2019-01-15
王维(701年-761年,一说699年—761年),河东蒲州(今山西运城)人,祖籍山西祁县。唐朝著名诗人、画家,字摩诘,号摩诘居士。
王维出身河东王氏,于开元十九年(731年)状元及第。历官右拾遗、监察御史、河西节度使判官。唐玄宗天宝年间,王维拜吏部郎中、给事中。安禄山攻陷长安时,王维被迫受伪职。长安收复后,被责授太子中允。唐肃宗乾元年间任尚书右丞,故世称“王右丞”。
王维参禅悟理,学庄信道,精通诗、书、画、音乐等,以诗名盛于开元、天宝间,尤长五言,多咏山水田园,与孟浩然合称“王孟”,有“诗佛”之称。书画特臻其妙,后人推其为南宗山水画之祖。苏轼评价其:“味摩诘之诗,诗中有画;观摩诘之画,画中有诗。”

王维

盛唐之音,可谓古典之菁华;而盛唐诗人王维,又以格高气畅、澄淡清新的创作被后人奉为“盛唐家数”中的绝唱。其人,才华炳焕,笼罩一时;其诗,真趣洋溢,脱弃凡尘。又因他爱耽禅吟诗,被后世奉为“诗佛”。
  封建的士大夫哪一个不为求取高官而读书破万卷,哪一个诗人没有自己的理想抱负,而那理想抱负却以官职来衡量,所以纷纷读四书以逐功名,就连“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的李白也曾进长安为自己谋一席之地。王唯也不例外,他也不是一出生便心向佛门,大彻大悟。他为官之途较之于李白可算幸运多了,世称“王右丞”。但他仕途毕竟不得意,险象环生,让他产生“方将与农圃,艺植老丘园”的退隐之念。“万户伤心生野烟,百官何日再朝天。秋槐叶落空宫里,凝碧池头奏管弦”。此中已见其心迹,对官场的厌倦,对佛教的信奉让他最终将全盘心事尽付空门。
  但他不是一般的和尚。他“秉兴为丈,未尝废弃”,是有《息夫人》这样的千古绝唱;青年住山林,时有吟咏;中午居于终南山麓,优游于蓝田辋川别业,自然风光,田园情趣,尤增诗情。崇山峻岭、长河巨浪、边塞风光、田园山水、闺中妇女、豪侠少年、古寺寒钟、暮禅衰草,无不竞献丰姿。
  其诗“诗画混成”、“禅定禅悦”,是诗家极俊语却入画三味。读王唯的诗,让我们的眼前时时有画影子,还有大自然的音响。“声喧乱石中,色静深松里”、“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让我们体物入微,神韵汪洋。“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返景入深林,复照青苔上”,摄相、传声、照影、染色,无一而非画,无一而非诗。反复吟咏,逸气荡胸,恬然淡适的心情力透纸背。
  他如秋水芙蓉,倚风自笑。“我心素已闲,清川淡如此”。他以素心之闲观照清川之淡,以清川之淡映衬素心之闲,情随景生,神出象外,物我浑然一体。他已自然冲淡,和谐自适,完全没有那种“隐痛难解”之悲了。
  他诗心中见佛性,诗中有佛。佛与其一生是分不开的。自少时受其母崔氏“师事大照禅师三十余岁,褐衣蔬食,持戒安禅,乐住山林,志求寂静”的影响,到壮岁“妻亡,不再娶,三十年孤居一室,屏绝尘累”,持戒律己,奉佛日甚。安史之乱后,他深受艰危困厄,更耽禅理,身心相离,理事俱如。文如其人,他的诗歌也便离象得神,空灵超妙。“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终南别业》),“松风吹解带,山月照弹琴”(《西州张少府》),“倚杖柴门外,临风听暮蝉”(《辋川闲居赠裴秀才迪》)等诗,皆意态浑茫,由禅定到禅悦,闲逸的心情与幽静的环境已融为一片。
  佛性空灵,有超脱之美。且看《山居秋暝》一诗:“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首句“空山”二字笼罩全诗,一切意象皆以此生发。他的“空”,并非仅空虚之义,而是内含超逸绝尘的意蕴。诗的第一联,“空山”正值“新雨后”,其明净之境,自与心中闲适之趣相吻合,而“晚来秋”与前句相配,不仅点明主题,而且构成明净朗畅的环境,使人耳目清新,身心凉爽。第二联先见后闻。“松间明月”与“石上清泉”,以静景引出动态,“照”出玲珑之色,“流”出清冷之音。第三联先闻后见。闻“竹喧”而浣女归来,见“莲动”而渔舟直下,一“喧”一“动”,使静境中的人物栩栩如生,而与上联契合,“松”、“月”、“泉”、“石”、“竹”、“莲”,色彩相宣,音声相和,构成绝妙的山水人物画幅。末联以“春芳”反照“秋暝”作结,思出意外,实为绝唱。
  通观全诗,描述中虽有情景、人物、声色,然含茹玩味其整体艺术,却一切意象又在若有若无、若即若离之间,入于圆融俱化的境地。
  诗佛之诗未见剑拔驽张之气,未见理想抱负的只言片语,却将空中之音、相中之色、水中之月、镜中之象与诗俱来,兴象超远,浑然无气。王唯也凭借这超远之气而取胜诗坛。
  芸芸众生,生生长流;红尘滚滚,几世几劫。但若求得内心宁静,不随波逐流,始终不忘记佛心中涌动的文采,虽有逃避之嫌,但也自成一家,诗佛王维的人生岂不是一种超然而绝然的姿态! 

位置:主页 > 学习资料 > 悦读文章 >

相关文章

触屏版 电脑版

© 古诗词 wap.exam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