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诗词
导航

叶适《母杜氏墓志》阅读答案及翻译

时间:2020-11-10
夫人姓杜氏,父某,祖某,温州瑞安县人也。杜氏世为县吏,外王父【1】不愿为吏也,去之,居田间,有耕渔之乐。其后业衰。而夫人生十余年,则能当其门户劳辱之事矣。孝敬仁善,异于他女子。
始,叶氏自处州龙泉徙于瑞安,贫匮三世矣。当此时,夫人归叶氏也。夫人既归而岁大水,飘没数百里,室庐什器偕尽。自是连困厄,无常居,随僦【2】辄迁,凡迁二十一所。所至或出门无行路。或栋宇不完,夫人居之,未尝变色,曰:“此吾所以从其夫也”。于是家君聚数童子以自给,多不继。夫人无生事【3】可治,然犹营理其微细者,至乃拾滞麻遗纻缉之,仅成端匹【4】。人或笑夫人之如此。夫人曰:此吾职也,不可废,其所不得为者,命也。”穷居如是二十余年,皆人耳目所未尝见闻者。至如《国风》所称之妇人,不足道也。亲戚共劝夫人曰,“是不可忍矣,何不改业由他道,衣食幸易致。”夫人曰:“然。不可以羞吾舅姑【5】之世也。”夫人尝戒适等曰:“吾无师以教汝也,汝善为之,无累我也。”又曰:“废兴成败,天也,若义不能立,徒以积困之故受怜于人,此人为之缪耳。汝勉之,善不可失也。“故虽其穷如此,而犹得保为士人之家者,由夫人见之明而所守者笃也。
乾道八年,夫人生之四十七年也,始得疾甚异,上满下虚,每作,骛眩辄死。某等不知所为,但相聚环旁耳泣耳。夫人稍定曰:“汝勿恐,吾未死也。”又曰:“吾疾非旦暮愈也,而汝所谋以养者在千里之外。汝去矣,徒守我亡益也。”间独叹曰:“吾虽忍死,无以见门户之成立矣。”
淳熙五年春,夫人卧疾七年矣。一日,忽能自行履,洗面栉目,既而无苦如平人者。亲戚子侄交相庆,而某亦偶得进士第以归。人皆谓夫人及见某之有成而疾瘳,其可以偿畴昔【6】之不遇;而为某喜者,以为昔苦致养而不足,今庶几可以禄仕养也。居六月,疾复作,不可救。闰月二十三日,竟卒。天乎痛哉!
先葬,某号泣而请于家君曰:“极天下之物以为养而不足以言报者,人之亲也;极庶人之勤瘁以终其身,而不及于一日之乐以致其养者,夫人之为亲也。夫人之德,可以为妇,可以为母,而无其家业,德不克施,天地不可诉;夫人不得寿而抱永疾以死,使幸而有可以施其德之势而卒不克遂也。若此者,皆某之不孝且不肖也。尚何言哉!”
(取材于叶适《母杜氏墓志》)
注释:【1】外王父:外祖父。【2】僦:租赁。【3】生事:生计。【3】墙匹:端、匹皆为古代布帛计量单位。【5】舅姑:公婆。【6】畴昔:从前。
6.下列对句中加点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夫人既归而岁大水 归:出嫁
B.凡迁二十一所 凡:总共
C.此人为之缪耳 缪:通“谬"。错误
D.人皆谓夫人及见某之有成而疾瘳 瘳:病重
7.下列各组句中加点词的意义和用法,不同的一项是(3分)
A.此吾所以从其夫也          其皆出于此乎
B.人或笑夫人之如此          既其出,则或咎其欲出者
C.而犹得保为士人之家者      后人哀之而不鉴之
D.夫人之为亲也              鹏之徙于南冥也
8.下列对文中语句的理解,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则能当其门户劳辱之事矣           就能够承担自己家里辛苦的事情了
B.何不改业由他道,衣食幸易致       为什么不改做其他的事情,还容易获得一些衣食
C.由夫人见之明而所守者笃也         由于夫人明晓事理,而且对守护的儿女情感深厚
D.极庶人之勤瘁以终其身             尝遍了普通人的劳苦困病,直至逝去
9.将下面语句译为现代汉语。(4分)
以为昔苦致养而不足,今庶几可以禄仕养也
10.文章最后一段,作者感叹母亲早逝,“德不克施”。结合文章内容,简要分析杜氏之“德”的具体内涵。(6分)

参考答案
6.(3分)D7.(3分)A8.(3分)C
9.(4分)参考答案:
认为我从前苦于对母亲奉养不足,而今差不多可以凭借俸禄来供养她了
【评分说明】“养”理解正确,1分;“庶几”“以”“禄仕”中任意两个理解正确,2分;语句整体通顺,1分。
10.(6分)参考答案:
①安贫守常:面对夫家的极端贫苦,夫人始终淡然处之,坚持不改祖业。
②勤勉持家:用心经营细微琐事以缓解家庭之困,乃至捡拾麻纻纺线织布。
③教子以德:教育子女树立德义,好好做人,不失善良本性。
④教子有志或见识明达:重病缠身时仍激励子女胸怀志向、外出奋斗。
【评分说明】每点2分,答对任意三点即可得满分。意思对即可。

文言文参考译文
夫人姓杜,父亲杜某,祖某,是温州瑞安县人。杜家世代为县吏,外祖父不愿继续做官,于是辞去,居住在乡间,安享耕作捕鱼的乐趣。从那以后家道衰微。此时夫人才十几岁,就能够承担家里辛劳的事情了。夫人孝顺父母,尊敬亲长,仁爱善良,与别的女子不同。
当初,叶家从处州龙泉搬迁到瑞安县时,已经贫困三代了。就在这个时候,夫人嫁到了叶家。嫁过来不久,就赶上了那年的水灾,洪水将物品漂没了数百里,房舍及各种器具全被毁坏了。从此,叶家连年处于艰难窘迫之中,没有固定居所,经常搬家,总共变更了二十一处。所住的地方,有的门前没有可走的路,有的破败不完整。夫人住在那里,从未表现出不悦,她说:“这正是我跟从我丈夫的本分。”这个时候,家父召集了几个学生,希望通过教书来维持生活,但多数时候仍然无以为继。夫人没有维持生计的事情可做,即便这样,依然尽心经营、料理那些细微琐事,甚至到了去捡拾麻纻来纺线织布的程度,但也只能织成几匹。有人讥笑夫人做这样的事情。夫人说:“这是我的职责所在,不能旷废懈怠,那些我不能做的事情,是命中注定的。” 就这样贫困地生活了二十多年,都是人们没听过、见过的。即便《国风》中所称道的贤妇人,与夫人的美德相比,也是微不足道的。亲朋好友都来劝夫人说:“这些都是不可忍受的,为什么不改做其他的事情,还容易获得一些衣食。”夫人说:“的确如此。但是我不能让公婆家世代以儒学为业的家风蒙羞。”夫人曾经告诫我们兄弟几个说:“我无法请老师来教导你们,你们要好好做人,不要让我操劳担心。”夫人又说:“盛衰成败,都是天意,但如果不能树立德义,只因长期贫困而受人同情,却是人力所为的错误。你们一定要努力,良善的本性不可失去。”因此叶家虽然困顿到如此程度,但是依然保持了读书人家的风范,正是由于夫人见识通达、持节坚定。
乾道八年,就是夫人四十七岁的时候,她开始得了一种特别怪异的疾病,上胀满、下气虚,每次发作,晕眩近死。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一起围在她床边哭泣。夫人在病情稍微稳定后,安慰我们说:“你们不要担心害怕,我还没有死。”但又叮嘱我们:“我的病不是短时间就能痊愈的,你们谋划的用以养家的事情远在千里之外。你们都赶紧离开吧,白白地守着我也没有什么帮助。”私下里又独自感叹:“我即使忍着不死,也没机会看到孩子们取得成就了。”
淳熙五年的春天,夫人已卧病七年了。有一天,忽然能够自己下地行走,洗脸梳头,很快没有了曾被疾患缠身的病态,如同平常人。亲朋好友、子侄晚辈一同欢庆,我也恰好进士及第,荣归故里。人们都说夫人看到我事业有成时疾病就痊愈了,这可以补偿我们过去遭遇的不幸了;为我感到高兴的,认为我从前苦于对母亲奉养不足,而今差不多可以凭借俸禄来供养她了。过了六个月,夫人的疾病再次发作,不能医治。到了闰月二十三日,夫人最终去世。天啊,实在是太悲痛了!
下葬之前,我嚎啕大哭,向家父请求说:“穷尽天下万物来奉养而又不足以报答的,是人的父母双亲;尝遍了普通人的劳苦困病直至逝去,没有过上一天子女奉养的好日子,是夫人这样的母亲。夫人贤德,可以是一位好妻子,可以是一位好母亲,但是因为没有家业,夫人有德而不能得到施报,天地再大,也没有能够倾诉的地方;夫人不能长寿,因长期抱病而死,这让她侥幸有了被推广德行的机会却最终不能达成。这样的情况,都是因为我不孝和不才啊。还能说什么呢!”

下一页

位置:主页 > 古诗名文 > 高中古诗文 >

相关文章

触屏版 电脑版

© 古诗词 wap.exam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