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诗词
导航

当西湖遇上雪

时间:2019-11-19
当西湖遇上雪
施立松
【导读:庄周梦蝶,物我两忘,这是人与自然融合的最高境界。不同的志趣与追求,总能在自然中寻找到无言的契合,这或许也是作者执拗到杭州西湖看雪的原因吧……】
生在南方,长在海岛,生命中有雪的日子不多,如果有,就一定得留给西湖,留给孤山,留给断桥。这念头,应追溯到遥远的童年,外婆摇着蒲扇,在夏虫的鸣啾中,讲白蛇传时。这些年,总是去杭州,走西湖成了我的“业余爱好”,可是,遇到春花秋月,看惯曲院风荷,却一直遇不到雪。每每走在断桥,总觉得西湖欠我点什么,或者是,我欠西湖点什么。
那天,是奔着雪的消息去的杭州,可阳光好得让雪的消息成了又一则谎言。以为这一年,又要与雪擦肩,收拾行囊时,发现窗外飘起了大朵大朵的雪花,密密麻麻,仿佛谁抖开了装棉絮的袋子,漫天都是轻盈的飞絮。
向西湖。伞收背囊里,不想撑开,走在雪中,任雪花在青衣上印白花,濡湿一片,又印上一片,花一层层消失,又一层层印上,倒是帽檐上,薄薄地压一层,长发上也有,像黑色绸缎上跳跃了几丝浪花白,眉上沾了几枚,化了,溜到颊边,像泪,鼻尖也哈了几朵,然后就变红,像雪人脸上的红萝卜。
白堤上行人不多,却都兴高采烈地,都是我的同路人,踮着脚尖走,跳着舞步走,踩的都是雪花节奏,仿佛矜持地走着,就对不住漫天的飞雪。雪一落路面便化了,只留亮亮的一道痕,两旁的草地上,雪轻轻悄悄地稳下身形,草用枯黄的小手臂护着她们,慢慢地,雪便把草掩在身下了,枯草正需一床雪被暖暖地盖着,好孕育一个青青的梦。柳树的枝条太瘦,接不住雪花,只不断地滴下水珠子。荷也用褐色的指掌捧一朵朵雪花,她们是在听雪吧,还是雪要借枯荷听雨声?一群麻鸭还在湖中欢快地游着,不时吆喝上几声,像是山歌,又像与同伴耳语,鱼早沉到水深处去了,他们忙忙地啄来啄去,是想尝尝雪的滋味吗?
断桥的雪,是要等残了才看的,那就去孤山吧。孤山的梅花早斟了一盞梅香等着了,远远的,就闻着醉了。红梅艳艳地映着白雪,妖娆得像上了浓妆抹了脂粉的女子,惹得人心里痒痒的,难怪那风雅至极的林逋要迎娶她,这新娘委实太迷人;白梅最是可怜,娇怯怯地藏在雪后,只是那红的黄的蕊,悄悄地探出来,还有那香,是藏也藏不住的,唉,白梅这新娘,合该有一场西式婚礼,让她成为主角。
几只麻雀在枝头寻寻觅觅,不会也是被梅香吸引来的吧,这时节,它们用什么裹腹?吃花瓣,饮雪水,这风雅之地,平凡如麻雀,也如此风雅,比起那些酒足饭饱后附庸风雅的人,这些小麻雀可爱太多了。
曲径被雪掩埋,两行脚印清晰地书写着工整的偶句,让人实在不忍踩上去,深怕零乱诗句的工整和诗意,只好掂着脚尖小心翼翼地就着脚印,亦步亦趋。孤山下那一片完整的雪地,厚厚的,软软的,让人想躺上去打几个滚儿,可又怕踩坏它,只伸手轻轻拈起一片,放到唇边,凉凉的,沁入心脾的冰爽。湖边的长椅也披了层厚厚的雪,不知谁,在椅子上画了两颗交叉的心,和两双手交握的印痕,再看那椅子,竟觉得那雪一定如白糖般,是甜的。
该驾一叶小舟,披一张蓑衣,温一壶酒,像张岱那样,在茫茫苍苍的湖上,看只剩淡淡一痕的断桥,遇三俩痴绝之人,把酒言欢。可我,哪有那份风雅,只好在咖啡屋前,抖一抖满身的雪花,扑面而来的暖风,把眉间发上的雪花,都吹化了,雪,又一次深深地浸润我。棒一杯暖暖的水,一口口喝着,唇齿间,竟都是梅香,或许是刚才在梅下站得太久吧。
咖啡屋正对着断桥,雪仍在落,断桥那盛大的爱情,在雪中增厚。浊世的悲欢,凡素的冷暖,由一朵雪花开始,渐渐被掩埋,只任一场爱情从洁白剔透出发,不去想能走多远。即便雪残了,不也仍是一段轰轰烈烈的爱吗?
生命里的雪不多,有这一场,与西湖,与断桥,与孤山分享,便是生命的轻舞飞扬,便是人世的雪月风花。
(选自《散文百家》)

【解 读】
雪,对于生活在南方的作者来说,就是生命中的难得的际遇,一旦遇上就是“生命的轻舞飞扬”,就是“人世的雪月风花”。而作者更钟情于杭州的雪,不仅仅是因为这里有西湖,有孤山,有断桥,而是因为这里承载着童年时外婆“讲白蛇传”的记忆,以及有雪的杭州那百般难逢的生命蓬勃而灵动的节奏,让“看惯曲院风荷”的自己品味到生活别样的味道。
文章一改写雪轻盈、晶莹、簇拥、厚重的常态,杭州的雪是温暖、诗意和多情的。作者用脚步走进自然,用心灵贴近自然,用生命来融化自然,这西湖的的雪,来得稀少,来得珍贵,一旦遇上,就是与自然(西湖、孤山、断桥)去分享自然(雪),视觉、触觉、味觉、感觉交融的饕餮盛宴。
西湖的雪是温暖的。暖得让人不想撑开伞,任身体裸露在雪中,让雪花亲吻在青衣上、帽檐上、长发上、眉梢上、脸颊上、鼻尖上;暖得让白堤上的行人兴高采烈地,踮起脚尖,踩着雪花节奏,跳着惬意的舞步,留下一串串诗行般的脚印;暖得让草用枯黄的小手臂护着雪花稳下的身形,柳树用瘦弱的枝条接住不断下滴的雪水,荷用褐色的指掌留住动听的雪声,麻鸭用调皮的嘴巴品尝雪的滋味。
孤山的雪是充满诗意的。孤山的雪因为有梅,香得“闻着醉了”,妖娆得像粉妆的新娘,娇美迷人。被梅香吸引来的麻雀,吃花瓣,饮雪水,风雅满足。雪径上的脚印如工整的偶句,让人不忍零乱其工整和诗意。厚厚软软的雪地,让人不忍心打滚踩踏,只想轻轻拈起一片,用嘴唇亲吻沁入心脾的冰爽。湖边的长椅上画出的两颗交叉的心和两双手交握的印痕,那雪如白糖一般甜密。
断桥的雪是多情的。无需扁舟、蓑衣、温酒……这些隐逸风雅的古典元素,在咖啡屋里,棒一杯白开水,看着窗外的断桥残雪,任凭身上残留的雪片浸润自我,回味唇齿间立雪品梅时留下的馨香,体味着断桥与残雪在凡素中邂逅的情思——即便残缺短暂,却爱得轰轰烈。烈于作者而言,在逃离光怪陆离的喧嚣后,面对现代闹市中的断桥残雪,也能读出世俗的美感,这何曾不是自然与人的亲近与交融呢?
庄周梦蝶,物我两忘,这是人与自然融合的最高境界。面对世俗的羁绊,不妨走进自然,寻找心灵的逍遥,感受自然的深邃浩渺,陶冶性情,开拓胸襟。不同的志趣与追求,总能在自然中寻找到无言的契合,这或许也是作者执拗到杭州西湖看雪的原因吧。
【作者:施立松,南宁市邕宁高级中学】

位置:主页 > 学习资料 > 悦读文章 >

相关文章

触屏版 电脑版

© 古诗词 wap.exam5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