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诗词
导航

徐再思《水仙子·马嵬坡》“翠华香冷梦初醒,黄壤春深草自清。”翻译赏析

时间:2013-09-06
水仙子·马嵬坡

徐再思

翠华香冷梦初醒,黄壤春深草自清。羽林兵拱听将军令,拥鸾舆蜀道行,妾虽亡天子还京。昭阳殿梨花月色,建章宫梧桐雨声,马嵬坡尘土虚名。

[注解]
翠华:用翠鸟羽毛装饰的旗帜,为皇帝的仪仗。
拱听:拱手听命。
鸾舆:皇帝乘坐的车。
昭阳殿:汉成帝所建的皇宫。这指杨贵妃居处。
建章宫:汉武帝时宫殿名,位于未央宫西面。
梧桐雨声:化用白居易《长恨歌》诗句:“秋雨梧桐落叶时”句意。

[译文]
皇帝车仗的香气散尽一场恶梦初醒,黄土地上春意正浓,野草依然一片清新。羽林军只听将军的号令,护送皇帝的车仗在蜀道上奔行。臣妾亡去皇上回到京城,在昭阳殿里月夜难眠,对着梨花长叹,在建间宫愁听雨打梧桐树分外伤心,马嵬坡上的尘土留下虚名。

简评:
以马嵬坡为题材的诗词曲不知凡几,甜斋此曲却能翻出新奇,以杨妃的视角与口吻来评说马嵬事变。“妾虽亡天子还京”,耐人寻味;“马嵬坡尘土虚名”,也颇有深意。杨妃的悲剧不过是“女人祸水论”的牺牲品,皇上照样还京,顶了虚名与罪过的杨玉环,却只能付与马嵬尘土了。
马嵬坡兵变是元散曲中最习用的历史题材,这也许是因为它涉及了君王美人,又典型地触及了盛衰治乱本质的缘故。本篇的新异之处,在于纯从事变发生后写起,取用杨贵妃亡灵的立场与口吻。起首用一组对仗,每句间都聚示了彼此反差强烈的意境,如“翠华”与“香冷”,“黄壤”与“春深草自青”,造成了不嗟而悲的伤感效果。而上句与下句间,“翠华”与“黄壤”的昔今比照更不啻有霄壤之别。这两句实质上已叙出了“马嵬坡”杨贵妃被赐自尽的事实,令人联想起白居易《长恨歌》中的“翠华摇摇行复止,西出都门百余里。六军不发可奈何?宛转蛾眉马前死”。马嵬兵变是天宝十五载(756)六月间发生的事,唐玄宗“天子还京”则在次年的十二月。这里说“黄壤春深”,可见已是隔了两年的回忆了。
三、四两句,继续是杨贵妃亡灵的回首往事。“羽林兵拱听将军令”,拱听过两回,前一回是对唐玄宗的要挟,这一回却是服从了,“鸾舆”终得顺利向蜀道进发,实则反衬出了杨贵妃独眠黄土的不幸。这两句回忆跳过了“六军不发可奈何”的事变本身,却借“羽林兵”、“将军”字样的出现,坐实了这一事件;又由“羽林兵”、“拥鸾舆蜀道行”的叙述,表现了以贵妃生命为代价而换取的君王平安,从而推出了下句“妾虽亡天子还京”。这虽然像是杨贵妃的庆慰之辞,实质上却指明了她不过是唐玄宗的政治牺牲品。而作者代拟她“无怨无悔”,就更加重了这种祭坛牺牲的悲剧性。“妾亡”与“天子还京”的对举,在读者眼中便转化成了字字血泪的控诉与谴责。
末三句以三组地名组成鼎足对,写出“天子还京”后的好景不再,揭示出杨贵妃代人受过的无谓。这是《长恨歌》“春风桃李花开日,秋雨梧桐叶落时。西宫南内多秋草,落叶满阶红不扫”及“昭阳殿里恩爱绝”诗境的再现,而“马嵬坡尘土虚名”,直接点题,增添了作品的悲剧气氛。全曲借杨贵妃的哀怨不幸,鞭挞了唐玄宗的荒政误国,“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思想内容越出了文字意境之外。清赵翼有“马嵬一死追兵缓,妾为君王拒贼多”的诗句,皮里阳秋,为人称道,本篇的构思要比他早得多。

下一页

位置:主页 > 元曲三百首 >

相关文章

触屏版 电脑版

© 古诗词 wap.exam58.com